潞安生活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账号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快捷登录

查看: 145|回复: 0
收起左侧

从怎么吃想当年吃什么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1-12-18 18:50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账号,开启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潞安生活网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账号

x
   我出生上世纪七十年代初,一个叫东庄的小山村里。上有三个姐姐,下有一个妹妹,爸爸在遥远的大同的一个煤矿工作,一年只能回家一两次,家里的劳力就只有妈妈一个人。当时还是农业社,集体劳作,收获后按劳分配。妈妈每天天不亮就被村里的大喇叭喊着上地去了,收工时已是伸手不见五指。就是这样没日没夜的辛勤劳作,到分粮时因家里只有一个劳力,且是女工,只能作半劳力,分到少的可怜的粮食,其中多是粗粮,细粮只有四十多斤的小麦。
   就这么一点儿粮食,妈妈要统筹我们一家除爸爸外六个人一年的饭碗。妈妈是个勤快的人,也是个精细的人,除了农业社的活以外,抽空还要开点荒地种点瓜类的作物来填补。一年到头精打细算来维持我们的生活,无奈巧妇难做无米之炊。再怎么计划也是捉襟见肘,过得紧紧张张皱皱巴巴。
   好在爸爸从大同回来时总能背回一袋白面粉,那是爸爸平时在食堂舍不得吃细粮,把节省下来的细粮票买成面粉,把为数不多的肉票买成肥肉,炼成猪油,从千里之外坐火车,坐汽车,然后步行二十几里路背着回家,就为了让我们能吃上一顿面条,过年可以吃顿饺子。
   那时就觉得能吃上一碗光溜溜的面条是天大的美事。有时候家里来了贵客,我们姊妹几个看着客人碗里唯一的一碗白白的面条,都在那里咽着口水,眼睛瞪的比碗都大。如果有少许剩余,妈妈就会偷偷盛来给我吃,因为觉得我是家里唯一的男孩的缘故吧。现在一想起来眼里老有泪,而且对面条有种莫名的偏爱,可能是一种情怀吧!
   每每对孩子们讲起这些,他们也似懂非懂,表示不可理解。怎么会懂呢?不是一个时代,没有经历过的东西是不会有什么概念的。没有切实体验,说教是无用的,顺其自然吧!
网站建设、软件系统开发、小程序、H5制作、域名服务器,请联系:152 3451 0303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账号

本版积分规则